276天工作日制度严控煤企超额生产,云南4九十个
分类:能源科技

[ 四家企业形成共识:一是稳住4月煤价,中煤和同煤达到调价条件的尽快与用户对接,二是尽量降低承兑比例。 ] 行业低谷之时,或许也是大调整的一个时机。煤炭价格自2014年年初开始,再次进入下行通道,跌跌不休的态势并未阻挡煤炭企业产能扩张的步伐。 以煤炭大省山西为例,该省预计2014~2015年竣工投产200个矿井,形成产能2亿吨/年,这还不包括煤矿超能力开采的产量。同时,因煤炭价格不断下降,山西省停产停工的煤矿也达到近一半。 持续下跌的煤价也让行业“大佬”坐不住了,试图寻找稳价措施。《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获悉,神华集团、中煤集团、同煤集团以及伊泰集团四家企业近日召开座谈会,就4月环渤海港下水煤炭价格进行协商,希望能够保持稳定。 超采难禁 2013年,山西省的煤炭产量达到9.6亿吨,再次创下历史纪录。进入2014年,虽然煤炭价格仍未见回升迹象,但山西省的煤炭产能却依然在攀升。 据山西省煤矿安监局一位负责人介绍,去年全山西省共验收矿井94座,形成产能1.22亿吨/年;预计2014~2015年竣工投产200个矿井,形成产能2亿吨/年。 在生产矿超能力开采方面,山西省2012年煤炭产量超出证载能力(证载能力系指安全生产许可证上规定的生产能力)平均14%。超能力开采趋势在2013年继续扩大,去年山西全省超能力产量已经达到1.5亿~2亿吨,占比为30%。 上述山西省煤矿安监局人士还介绍,超能力产量在2014年和2015年仍将存在,各级政府将加大监管力度,尽量减少超能力生产带来的安全风险。 不过,一位煤炭企业人士则表示,只要不出安全问题,政府部门一般不查,而且产能过剩是整体规划的问题,对于企业来说,如果降价就以量保价,这样可以摊薄成本,产得越多,成本越低,因此只要能卖掉赚钱就超采。 去年,同煤集团塔山公司证载能力1500万吨/年,实际产量2500万吨;潞安集团常村煤矿证载能力700万吨/年,实际产量930万吨,王庄矿证载能力710万吨/年,实际产量868万吨;阳煤集团一矿证载能力750万吨/年,实际产量859万吨。 对此,有行业分析人士认为,大型煤炭企业超能力开采通常与大矿综采技改速度大于产能核定速度有关。 中国煤炭市场网首席评论员侯玉春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主要出于安全考虑,不论大煤矿或小煤矿,其核定产能都小于实际产能;同时,由于矿井产能核定程序复杂,所用时间较长,因此随着综采能力的提高,许多矿井技改速度快于矿井核定产能审批速度,大型煤矿的这种情况是更为普遍的。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认为,从煤炭供给看,虽然受到节能环保压力加大、清洁能源冲击等因素影响,但前期形成的巨大国内煤炭产能释放的压力依然较大,煤炭产量仍将呈现小幅增长态势,预计全年产量38亿吨左右,增速为2.7%左右。 开会稳价 在山西省煤炭产能继续释放、产量不断增长的同时,能够持续生产的煤矿数量却大幅减少。山西省煤矿安监局统计数据显示, 截至今年2月底,山西省1061个煤矿中,仍在生产的煤矿有323个,停产停工的则为487个。 港富集团黑色行业首席分析师张志斌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介绍,一般情况下,停产停工的煤矿为200多个,这次大规模停产停工一方面是因为春节后至全国两会前还没有开工;另一方面则是目前的行情很不好,许多小煤矿都没开。 “不过迟早也得开,不开就得倒闭,倒闭就得破产,再说现在多少还能赚点钱,还不到必须"死"的时候。”张志斌说。 2013年,山西省属五大集团煤炭综合售价为450元/吨,制造成本244 元/吨,三项费用189元/吨,应交税费129元/吨,利润只有11元/吨。 上述煤炭企业人士称,虽然每吨11元的利润已经很低了,但在当前这种市场情况下,不亏损就不错了,最后小煤矿扛不住就得关闭,大煤矿占领市场,整个行业开始结构转型。 目前,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下跌幅度正在逐步缩小,最新一期报收于530元/吨,比前一期下降3元/吨。此外,神华集团最新挂牌价只对特殊煤种价格作出下调,电煤煤种价格暂稳,市场预计煤炭价格有望企稳。 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3月27日,神华、中煤、同煤和伊泰集团四家企业的相关领导召开座谈会,就4月环渤海港下水煤炭价格进行协商。 因各家定价机制不同,二季度神华和伊泰价格还未达到调价条件,同煤和中煤月度调节机制已经达到调价条件。 最后四家企业形成共识:一是稳住4月煤价,中煤和同煤达到调价条件的尽快与用户对接,保持价格稳定;二是尽量降低承兑比例。目前,在回款方面,神华集团情况较好,全部为现汇,中煤和同煤集团承兑比例分别约占40%和30%。 张志斌表示,在2月底由神华集团率先发起“降价促销”策略使3月份四家企业煤炭下水发运量大增,其中神华日均煤炭下水量达76万~77万吨,比2月日均增加20多万吨,其他三家也都有不同程度增加;另外,降价行为使进口煤大幅减少,但也造成晋北和鄂尔多斯等地小煤矿大面积停产。来源:中证网-中国证券报

图片 1

“从控制生产天数来控制产能,是一个最为有效的方式。”一位煤炭企业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已有大部分煤企停止了节假日生产”。但严控超产、停止核增之余,复产弹性风险与原规划产能的释放这些问题也需警惕。

本报记者 杨清清 北京报道

三个工作日接连印发煤钢去产能配套文件,中央去产能力度空前。

继4月14日和15日,国土资源部及人社部分别下发相关配套文件之后,4月18日,安监总局发布《国家安全监管局国家煤矿安监局关于支持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该文件主要从重新核定煤矿生产能力,落实276天工作日以及加强超产监察力度等方面做出明确规定,提出停止新增产能煤矿的安全设施设计审查和产能核增工作、按照276天工作日制度重新核定生产能力、通过落实276天工作日制度严控超产等措施。

“从目前情况来看,本次文件的落实力度很大。”卓创资讯煤炭分析师耿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当前煤炭行业低迷、煤企持续亏损的状态下,煤炭企业自身的限产意愿也比较强。”

不过,严控超产、停止核增之余,复产弹性风险与原规划产能的释放这些问题也需警惕。数位不愿具名的煤炭企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一方面,削减的产能并未真正退出市场,恢复生产的弹性很大;另一方面,今年仍会有部分矿井投产。“山西省原先规划的产能远远大于需求产能,几乎还有一半产能没有释放出来,这些矿井正在投产的路上。”

严控生产天数

“276天工作日制度”是《意见》中的高频亮点词。

《意见》提出,全国所有生产煤矿按照276天工作日重新核定产能,即对现有生产矿井直接按原产能乘以0.84取整数核定。中央企业由国家煤监局负责,其余由省级煤监局负责,在4月30日前完成所有生产矿井产能核定。

同时,《意见》强调,通过落实276天工作日制度严控超产,对存在重大隐患煤矿依法责令停产整顿。《意见》要求各地煤矿安监部门及相关机构加大执法力度,及时掌握生产动态,加大休假、休息日停产期间监察力度。

对于新增产能煤矿,《意见》也予以坚决限制,原则上要求三年内不再进行煤矿生产能力的核增,有效杜绝未来三年新增产能或既有产能通过重新核定增产的可能。

“从控制生产天数来控制产能,是一个最为有效的方式。”前述不愿具名的煤炭企业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已有大部分煤企停止了节假日生产”。

同煤集团宣传部相关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此前山西省已经下发了《关于加强全省煤矿依法合规安全生产的紧急通知》,要求煤企严格执行276天工作日制度。“目前同煤集团正在严格按照规定执行,周日全部停产。”

记者了解到,由于煤矿停产并非简单停工,还需要保障通风、排水等配套设施以及重新安排人员班次等一系列工作,所以同煤集团也正加紧研究276天工作日制度执行的相关配套措施。

据了解,自4月1日起,已有90%以上的山西煤企开始执行周日休息的用工制度,其他省份煤炭企业对自身矿井的清查与限产也动作频频。“山东各矿已开始轮流检修,产量较低;陕西神木地区的地方政府则对炸药审批严格,部分煤矿被要求限产,目前仍有部分炮采煤矿未复工。”耿珍介绍道。

“该文件对产能监管要求较为严格,同时对超产矿井进行停产整改,措施较为强硬,可以有效督促行业同时减产。”申万宏源煤炭团队研究报告指出,“如果严格按照276天工作日执行生产,按照目前全国生产矿井42亿吨的规模来计算,将减产约6.72亿吨。目前煤炭行业产能过剩仅4.5亿吨,如此一来,行业有望出现供给偏紧的局面,煤价将可能出现回升。”

漫漫去产能路

停止产能核增容易做到,但去产能的逻辑关键是,如何控制超出的产能。

从理论上而言,核减生产能力的政策如若得到严格实施,将大幅缓解过剩产能压力,但这些削减的产能并未真正退出市场,产能恢复生产的弹性很大,具有不稳定性。

复产弹性取决于多个因素。中债资信煤炭行业分析师魏媛媛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276天工作日制度将压低煤炭企业实际产能利用率、推高单位生产成本,长期而言对煤炭企业无益。此外,这项政策的监督成本也较高,有成本优势的煤企有超产的冲动。”

因此,在魏媛媛看来,大型煤企遵守政府限产规定并实行减产,可能在短期内对煤价会形成一定支持,但实际影响取决于政府限制超采政策的执行效果。并且,煤价一旦反弹,限产政策的实施难度会加大,恐怕难达预期。

不过当前煤炭企业反应积极。同煤集团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企业角度来看,国家去产能是为了保障煤炭行业持续健康发展,对企业的长远发展也有好处。因此,尽管目前实行的周日停产会增加企业运营成本,“但这只是一个过程。”

已有煤炭企业开始了行动。“神华集团今年已经做出12个煤矿、大约3000万吨的去产能规划,淘汰那些生产成本高、煤质差或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煤矿。在过去两年里,神华集团已经累计减产9500万吨。淘汰掉不健康的产能后,有助于煤炭产业升级和发展。”耿珍表示。

除去复产隐忧之外,已规划未投产的潜在产能,也令业内人士忧心忡忡。“山西省现在有1053座煤矿,但实际投产的煤矿仅有500多座,将近一半的规划产能还未投入使用。”煤炭企业相关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而在仅投入一半产能的背景下,产能过剩问题便如此突出,由此可见去产能所需力度之大,或将超出许多人的想象。

本文由加拿大28官方网站发布于能源科技,转载请注明出处:276天工作日制度严控煤企超额生产,云南4九十个

上一篇:下一盘综合治理的棋,黑龙江黄冈削煤降炭进行 下一篇:辽宁辽阳倡导电能替代能源消费新模式,国网重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