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装精神病痛思考避刑,煤矿效果与利益变差
分类:冶金矿产

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几天前,一对共同生活了17年的夫妻因家中琐事导致积怨,丈夫杀妻后又挟持丈母娘为人质。

:2016-03-28 09:50:31

案发当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又是什么原因让他将丈母娘当作人质?9月7日,记者带着种种疑问,见到了可悲又可恨的嫌疑人陈某某,还原了案件过程。

图片 1

酒后他将刀捅向妻子

因向父亲要房被拒,北京男子陈某挥刀砍向父母,并最终将年迈的父亲砍死,将母亲砍成重伤。此后,他还放火将自己的卧室点燃。被警方带走后,陈某为了逃避刑事责任曾佯装患有精神疾病,并一度被鉴定为精神分裂症。被送到医疗机构治疗后不久,陈某主动承认自己是在装病。经过重新鉴定,陈某被认定为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去年7月,市二中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陈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限制减刑。昨天记者获悉,北京市高院终审维持原判。

9月4日晚11点10分左右,东河区公安分局西脑包派出所值班室接到派警,毛凤章营村一处平房有人持刀砍人。民警赶往现场途中拨通了报警人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孩子,他惊慌地说,‘父母打架了,父亲喝了点酒动了刀,把母亲扎伤了’。我们拨打了120急救电话,赶到现场后发现事态严重。”出警民警张铮回忆说,“十多平方米的房子里有三个人,一名女子躺在床上,浑身是血,一位老妇人站在地上,试图劝解持刀男子不要继续伤害女儿。”

□案情

记者通过民警的执法记录仪看到了案发时的视频,当时嫌疑人陈某某站在地上,持刀对倒在床上的妻子行凶,丈母娘正在阻拦,其妻身下的床铺上都被血染红了。张铮拔出手枪大声呵斥警告后,陈某某停止砍人,一把将丈母娘拉了过来,用菜刀抵着老人的脖子,将她劫持为人质。

为逃避处罚假装精神病

当时,嫌疑人陈某某情绪十分激动,他不让任何人靠近屋子,连儿子都让退到大门外。允许一位民警站在屋门进行对话后,张铮走上前去,“兄弟,你是因为什么事才这样了?都是一家人,有话咱们好好说……”起初,陈某某语无伦次,略微平静下来后,他问:“我现在是拿刀故意伤害,你们能判我多少年?”“你们就是夫妻俩打架,如果你放下刀,赶快抢救妻子,会有减轻处罚的情节。还有,你要多考虑孩子的感受。”面对张铮的劝说,嫌疑人稍微有些松懈,可仍然不允许民警进入。

陈某现年34岁,北京市人,初中文化,无业未婚。案发前,陈某一直与父母居住在房山区南上岗村附近的小区。

民警徒手夺下凶器

经法院查明,2013年5月9日19时许,陈某在家中,因家庭琐事与其父亲陈某某产生矛盾,遂持刀猛砍、刺陈某某的头面部、腹部等部位数十刀,致陈某某因创伤失血性休克死亡。随后,陈某又持刀猛砍高某的头面部,致高某重伤。陈某作案后于当日被公安机关查获归案。

与民警僵持约一个小时后,嫌疑人看起来有些疲惫。民警提出要救治被砍女子,遭到陈某某拒绝,他同时声称,民警再靠近一步就伤害人质,并让赶到增援的东河区公安分局刑侦一中队民警退出小院。

记者了解到,案发后,侦查机关曾对陈某进行了两次刑事责任能力鉴定。第一次鉴定的时间为2013年7月,当时北京市强制治疗管理处司法鉴定中心受房山公安分局委托,对陈某的刑事责任能力进行了鉴定,最终陈某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评定为无刑事责任能力。

张铮不断地与嫌疑人沟通,嫌疑人告诉他,当天他与妻子发生了口舌,因妻子嫌他挣不上钱,总念叨,他心里不满,酒后发生了冲突。此时,西脑包派出所指导员张理东担心张铮无法控制局面,趁机匍匐爬到窗户下面,随时寻找营救人质的机会。

此后,陈某于2013年11月6日被送到强制治疗管理处临时保护性约束中心采取临时性保护措施。鉴定中心副主任朱某称,2013年11月29日,陈某主动向工作人员反映之前自己是在装病,工作人员于2014年3月8日对陈某停药,之后陈某并未出现精神性病状。通过多次精神检查,鉴定中心发现第一次鉴定意见不成立,遂向房山分局反映该情况。2014年3月,房山分局委托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所再次对陈某的刑事责任能力进行重新鉴定,鉴定结果为陈某具有人格障碍,但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嫌疑人陈某某的刀始终不离开丈母娘的脖子。张理东用手势告诉张铮,尝试将屋内地上的杂物清理到边上。张铮一边与陈某某拉家常,一边将倒在地上的火炉、水桶、凳子等杂物移开。见陈某某把刀放到了床边,张铮一步跨上前,按住了菜刀刀背和嫌疑人的胳膊,张理东赶紧抓住陈某某持刀的右手手腕,将人质拉开,刑警队员也冲了进来,将嫌疑人扑倒在床上。

对于是否有精神疾病一事,陈某在供述中称,他的精神正常,第一次做鉴定时,他的表现是装出来的,原因是害怕受到法律的制裁。此外,陈某的母亲也作证称,陈某没有精神疾病。陈某的亲戚作证称,“他没有病,只是不爱与人交流”。

“我是爱得深恨得也深”

事后反锁房屋点燃卧室

仅仅是因为妻子念叨,丈夫就痛下杀手?面对记者询问,陈某某说:“我现在后悔了,后悔太冲动砍妻子,我是爱得深恨得也深。要是她能跟我多说几句话,我也不会这样冲动。”

“我在家中把父亲杀了,本来也想杀母亲,但没有成功,我砍伤母亲后,她跑出去了”,受审时,陈某供述称,他和父母之间频繁吵架,关系不和。产生杀死父母的想法是在案发前半个月左右。当时,他向父母提出将另一套房子过户给他,却遭到父亲的拒绝,“我告诉过他们,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考虑,如果不给我房,我就把他们杀了”。

在陈某某的讲述中记者了解到,17年前,他与妻子恋爱,虽然日子不富裕,但家里还是挺温暖的。两三年前开始,陈某某打工的煤矿效益变差,扣除医疗和养老保险,一个月只能拿到1000元左右。妻子在保险公司上班,卖不出去保险就没有收入,出事前一个月,妻子只开了50元工资。家里的日子越来越清贫,他觉得妻子开始嫌弃他,“每天一睁开眼睛就念叨我,说别人家的男人如何好,我多么坏。在家念叨还不行,外面不管有没有人都数落我,我每次给她打电话,她都念叨。最近这几年,家也不像个家,回家连个热乎饭也没有,她总是一张冷脸。我作为一个男人,挣不上大钱心里本来就不痛快,每天就这样劈头盖脸地说我,我实在是呛不住了。”嫌疑人陈某某说。出事当晚8点左右,他心情差到极点,“我平时不喝酒,那天独自在面馆吃了一碗面,喝了半瓶子白酒”。

案发当日,陈某在家饮酒后,再次想起了父亲不肯将房屋过户给他一事,并越想越气。“我本来打算一个月后再动手,但是借着酒劲,就提前动手了”,陈某说,他从卧室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刀,推开父母的房间,先用刀把父亲刺死,随后又砍了母亲的额头,“当时没有砍死她,她跑到楼下去了”。

报警人陈某回忆,他走到姥姥家楼道门口时,看见父亲在楼道口坐着,通过电话跟母亲吵架。他劝了父亲几句,两人一同回到家,父亲继续给母亲打电话,但母亲没接。气愤中,父亲将手机摔到地上。母亲随后回来了,两人继续争吵,眼看着越吵越厉害,他赶忙给姥姥打电话,希望姥姥来劝解。还没等他回过神来,父亲已经拿着刀跟母亲扭打在一起,他又赶忙求助民警。

据了解,事发后,陈某把防盗门反锁,随后将自己所住的卧室放火点着,后躺在父亲的尸体上。民警赶到并封锁现场,在消防人员将火扑灭后,民警强行破门进入,将陈某带走调查。根据现场勘查笔录显示,陈某头朝北,呈仰卧位,有生命迹象,陈某腿下压着一具男尸。

陈某某说:“近一年多时间,她都不怎么理我。我不管挣了多少钱都给她拿回去,想着有儿子有老婆,挣多少也是我的心,可每次拿工资回家,她都说‘连儿子也养活不起,还养活我了’。时间长了,我的心里有了怨恨,那天喝了酒,也不知道怎么了,就砍了她。”

北京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证明,陈某某系被他人用钝器多次砍击头面部,刺击颈、胸、腹部,伤及左颈部静脉、右颈总动脉、心脏等致创伤失血性休克死亡。高某身体所受损伤程度属重伤。

记者采访时,陈某某还不知道妻子抢救无效去世的消息,他还打听着,想知道妻子是昏迷着还是已经醒了。“祸我已经闯下了,我认罪伏法,希望她以后能过得好一点,把儿子好好养大。”虽然一直在抱怨妻子的不对,但可以感受到,陈某某也为自己的冲动后悔。

母亲逃出家后求助邻居

案发当晚邻居还曾劝架

据陈某的母亲高某的证言,案发前,陈某确实曾让老两口将一套房子过户给他,老伴当时没有同意,而陈某要求他们在一个月内给出答复。案发当天上午,她曾听到陈某的卧室里传出砸东西的声音。案发当天傍晚,她与丈夫在卧室看电视时,陈某拿着刀走进了他们的房间。

中午12点,记者来到案发的小院。这是东河区站北路长途汽车站对面的毛凤章营子村的自建房,从十分狭窄的巷子走进去,在一扇朱漆斑驳的木门前,侦查人员还在进一步调查。记者透过院子看到,一棵树下倒着塑料桶,屋子门头上的玻璃已经破碎,家里的窗户被窗帘遮着,民警告诉记者,院内还保持着案发时的样子。

对于案发当时的情况,高某描述称,“陈某张着大嘴喊,像疯了一样,右手拿刀朝我们砍来”。高某称,老伴被陈某用刀砍倒后躺在地上已经不行了,而她的头部也被砍伤,眼睛被血挡住,她跪着往后退到客厅开门跑出去。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邻居告诉记者,陈某某和妻子刚搬到这个小院子不久,他们并不熟悉。可以确定的是,当晚10点30分左右,他们听到夫妻俩吵架,隔着门还劝了几句。

高某的证言显示,她被砍伤后,从4楼一直跑到1楼,向居住在1楼的邻居求救。1楼住户的证言显示,事发时,她正在家中做饭,突然一名满脸是血的女士进来说,“救人吧,杀人啦,儿子把爹杀了,快报110”。随后,该住户拨打电话报警。

目前,犯罪嫌疑人陈某某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刑事拘留,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对于一家三口的平日关系,高某称,陈某与父亲平时很少沟通,“老伴看不起儿子,儿子平时生气就在屋内砍柜子或门发泄”。陈某的表哥及大姨作证称,陈某和父亲之间矛盾较深,和母亲关系也一般。

记者李鸿瑶摄影报道

获母亲原谅被判处死缓

图片 2

庭审中,陈某对指控事实不持异议。北京中勉律师事务所律师黄莉凌受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的指派,为陈某进行了辩护。律师认为,陈某具有人格障碍,案发前喝下含有尼古丁成分的烈酒,导致其自控能力明显下降。而案件是由家庭矛盾引发,社会危害性小。此外,第一次鉴定评定陈某为无刑事责任能力人,但陈某仍主动要求重新鉴定,陈某有认罪、悔罪的表现,请求从轻处罚。

民警将嫌疑人陈某某从监区提出

案件审理期间,陈某的母亲高某对儿子表示谅解,并向法院提交了书面材料。

图片 3

去年7月,市二中院对此案做出了一审判决。市二中院经审理认为,陈某因家庭矛盾竟持刀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一人重伤,其行为已经构成故意杀人罪,且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予惩处。经查,陈某虽有人格障碍,但其作案时辨认、控制能力存在,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鉴于陈某到案后如实供述主要罪行,其母亲对其表示谅解,并结合案件具体情节,最终,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陈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限制减刑。

嫌疑人在接受媒体采访

陈某上诉后,北京市高院近日做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图片 4

□追访

模拟当晚两位民警营救时的场景(左边站着的是张铮,右边是张理东)

律师称凶犯家缺乏沟通

3月25日上午,黄莉凌律师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她曾于去年3月和4月份在看守所内见过两次陈某,陈某性格内向,说起话来吞吞吐吐,但总体来说交流正常,“陈某对我说,他对做过的事情很后悔,就是判死刑的话,他也没有意见”。

“陈某是想单独居住,所以向父母要房”,黄莉凌称,陈某有这样的行为,也有可能受到家庭环境的影响。她从陈某的亲戚或邻居了解到,一家三口平时缺乏沟通,常常也会发生争执。而陈某的父亲脾气较急躁,有时看电视,会对着电视骂半个小时。

此外,黄莉凌还称,在陈某的成长中,父亲常常骂他。陈某的亲戚曾反映,陈某父亲曾在陈某上初中时,在学校当着同学的面扇其耳光,“在看守所时见到陈某,我问起他有没有这件事,陈某回答,‘这种情况太常见了,你说的是哪一次?’”

案发房屋已经低价出售

3月23日上午9点,京华时报记者来到了位于房山区南上岗村附近某小区的案发房屋。记者多次敲门,屋内不断传出狗叫声,无人应答。后经多方了解,记者得知该房屋已于2013年9月,以低于市场价卖给了新的住户。

陈某的邻居告诉记者,此处都是回迁房,但陈某一家并不是附近的村民,平时上下楼偶尔碰面,但没有说过话。出事几个月后,该房屋进行了装修,搬进来了新的一家人。

小区内几位住户告诉记者,案发时,他们听到了惨叫声,后来还看到房屋起火。案发当晚,在现场勘查结束后,该小区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进入房间清理,用水冲刷屋内血迹。清理工作一直从晚8点持续到凌晨4点左右,血水顺着楼梯流到楼下住户房间,还曾造成一些住户不满。

京华时报记者 郑羽佳

本文由加拿大28官方网站发布于冶金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曾装精神病痛思考避刑,煤矿效果与利益变差

上一篇:峰峰集团物资供销分公司喜迁新址,峰峰集团物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